1955年,无路可走的私营工商业

  • 作者:
  • 2020-06-04
  • 722人已阅读

来源:故纸中的故事

1955年,无路可走的私营工商业

1956年全行业公私合营前,国家出台了很多政策来限制私营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以期望通过这些政策措施增加在这些工商业中的社会主义成分,限制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扩大,为公私合营做好準备工作。在权力不受约束的社会主义性质的国家里,这些资本主义工商业就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笔者手中有几份1955年对私营商业改造的材料,从中可以看到政府是如何控制、限制私营商业发展的。这几份材料均为武汉市木材公司的1955年至1956年初的存档文件的一册卷宗档案。

材料一:武汉市木材公司「为公和木板号资方从业员张博誏抗拒改造,请予依法惩办由」致板厂街公安局派出所的函件:

卷宗中没有派出所对张博誏处理意见的复函,却有一份武汉市税务局江汉分局对公和木板号的处理意见复函:

公和木板号当时是武汉市较大的一家经销木材的私营商店之一,位于中山大道上,从业人员19人,在本行业的私营商店中有一定影响。根据材料,老闆张博誏的主要罪行是偷税漏税和恶化劳资关係,更为严重的是老闆本身是有所谓历史污点的,这样一个即是资本家又是历史反革命的分子还拒绝政府对本人和商店进行改造,那幺对待他的只有专政的铁拳了。在这里且不说真正使得企业临于瘫痪的根本原因是什幺,也不说是否真的有偷税漏税的问题,只说如果政府在解决经济问题时以政治标準和历史出身为借口,就运用专政的力量,那幺我们只能认为在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存在着暴力。

公和木板号最后被公私合营了,在公私合营的合同中,代表资方签字的不是老闆张博誏,而是经理陈镇湖。

材料二:武汉市木材公司给上级武汉市商业局的报告,为报请给予王汉记及福兴木板号的处分和表扬的事宜。这份报告中包含两份材料,一份是福兴木板号积极经营,改善经营管理的材料,另一份是王汉记木板号反改造材料。这里仅录王汉记木板号反改造材料:

王汉记反改造的罪行大约有三:一是经营不善,不服从政府的统一市场的安排;二是对于经销关係的建立有抵触情绪;三是资方有意要拖垮商店,使之停业,破坏改造。

市场统一安排,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要求,政府通过这样一种办法,遏制私营商业的发展的空间,将进货、销售掌握在国营经济的手中,私营商业只能按照政府的要求去做,进什幺货、卖什幺东西和卖出什幺价钱都已经没有自主权了,经销、代销被看做在私营商业中加入社会主义因素的主要做法。没有经营的自主权,没有利润的诱惑,私营商业也就没有了生命力,资本家对企业或商店就没有了经营的兴趣和动力,有些资本家无奈的选择消极经营,让自己或祖辈辛辛苦苦创办的企业或商店自行倒闭。一个经营者想拖垮自己企业的时代,一定不会是一个公平竞争的时代。

至于王汉记最后受到什幺「应有的法律处分」,档案中并没有留下记录,但王汉记不久就按照政府的统一规划,与其他几个商店合併(小户并大户),王汉记这个牌子也就消失了,不知道合併后老闆王德浩的大儿子能不能有资格去拉板车,二儿子能不能如愿以偿地去擦皮鞋。

材料三:武汉市商业局通知

上述材料显示了政府对私营商业的控制之严,连人员的聘用都发文规定细则,那幺其他方面的控制就不言而喻了。

按照官方的说法,在全行业进行公私合营前,通过社会主义经济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联繫,通过各种国家资本主义形式,充分利用这部分企业发展生产,活跃经济,积累资金,培训工人与干部,有力地壮大了社会主义经济力量,促进了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为今后的社会主义建设和今后的一切进步与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话说的好听,实际上就是通过採取扩大加工订货和统购包销的办法,把原料供应和产品销售控制在国家手中,把私营企业纳入国家计划範围内,从而把资本主义工商业原有的自由贸易或市场经济的因素扼杀掉,让他们无路可走;通过「四马分肥」的政策把原本属于资本家正常的利润分割,形成所谓的「积累资金」,把资本家的可以使企业发展的追逐利润的原动力也扼杀掉,让他们无利可图。

无利可图、无路可走,这是全行业公私合营前1955年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