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方便携带的「文库本」与紧跟时事的「新书」,难怪日本人这幺

  • 作者:
  • 2020-07-16
  • 949人已阅读

在台湾,对日本事物感兴趣的人可能会喜欢逛日文书店。

逛日文书店不只是单纯的逛书店,也是另类的日本观光。不用花太多交通费,也没有繁杂的出入境手续,但是却可以体验「类似日本的空间」,而且可以发掘到很多新奇有趣的东西。

日文书店卖的杂誌,封面的图案文字设计精緻美观,给消费者一种走在时代前端的感觉。哪怕看不懂日文字,就算只是欣赏杂誌里的照片、图片、表格,也可以乐在其中。日文书店中的漫画架区可以找到台湾出版社没有代理的作品,由于漫画的图形比重比杂誌大,所以看不懂日文的人,还是可以从图画部分约略掌握作品内容。其他如儿童书、图鉴、画册、卡通或电玩的设定资料集等,都製作得非常精美。除了欣赏照片图案以外,看日文书的文字排版时,也可以想像日本人在翻阅这一类书籍的感觉,甚至可以想像日本人家中的书架上可能放了什幺样的漫画或杂誌。

稍有规模的日文书专卖店,除了杂誌、漫画、画册、图鉴以外,也会摆放一般书籍。在一般书籍中,刚出版的书通常会放在书店里最显眼的地方。过了一段时间后,这些书就会归类到各架区,例如政治经济的书籍会归类到政治经济架区、自然科学类的书籍则归到自然科学的架区,这种商品的陈列方式并不特别。

日文书的专卖书店除了一般书、杂誌,图画类书籍外,通常还会有个不怎幺华丽的架区。这个架区所有书籍的书背颜色几乎一模一样,而且这些书大约只有手掌那幺大而已。如果稍微仔细看一下,可以发现这些书不一样的地方就只有书名和作者名而已。这些书的书背设计几乎相同,比一般书籍朴素,而且书背上的书名文字又小又难读。这样的书通常是上百本集中在一个架区。由于日文书店里光鲜亮丽的宝藏太多,光是挑新刊杂誌和画册,荷包就快吃不消了,所以寻宝的人可能会直接省略这个平凡的架区。

那幺这些不起眼的书到底是什幺书呢?谁会买这些书呢?

由于这些书只有手掌那幺大,可以放在口袋中,所以有些台湾人把这种书叫作口袋书。这种小小的口袋书在日本其实有专门的称呼。一种叫「文库」,一种叫「新书」。一般而言,稍微有一点常识的日本人都知道「文库」和「新书」是什幺。

文库:105mm×148mm(A6)左右的小型书

现在日本的文库型书籍是源自1927年岩波书店的「岩波文库」。当时岩波文库是参考德国的雷克拉姆(Reclam-Verlag)出版社的小型书设计,推出一系列A6大小的廉价版古典名着,然后把这一系列的书籍品牌命名为「岩波文库」。之后,其他出版社也开始推出这种A6大小的书,品牌名称多半是「○○文库」。结果日本大众就把这种A6规格的书通称作「文库」。

新书:105mm×173mm左右的小型书

现在日本的新书型书籍也是源自岩波书店。岩波书店在1938年时参考英国的企鹅书籍(Penguin Books)的小型书品牌鹈鹕丛书(Pelican Books),推出了一系列现代人应有的基础教养知识书,然后把这一系列书籍的品牌命名为「岩波新书」。早期岩波新书的大小并不是105mm×173mm,不过后来经过种种摸索尝试后,最后的大小差不多固定在105mm×173mm左右。后来日本的其他出版社也开始推出类似大小的书,而且品牌名称多半是「○○新书」。结果日本大众就把这种规格的书通称作「新书」。

文库本:从轻小说到学术论文

日本的书店的「文库」最多的是小说和文艺创作类的书。这一类书通常是出版社把过去畅销的单行本重新排版后,以文库规格贩卖。如果单行本版没有绝版的话,在书店中可能可以同时发现同一个作品的单行本版和文库版。在日本,很多畅销的漫画也会推出文库版,文库版漫画的页面大小当然和一般书籍的文库版一样。至于2000年代成为话题的「轻小说」,有很多是从一开始就直接用文库书的规格发行。

在台湾,很多书在重版时,初版的错误可能根本没有修正,就只是形式上重新排版,换个书皮发行而已。不过日本的单行本如果要出文库版时,多半都会修正单行本版的错误,甚至会请原作者专门为文库版的书加入新资讯。从这里可以看到两个地方的出版业者对作品及消费者的态度。什幺样的出版业界造就出什幺样的资讯生态。

除了文艺创作、漫画、轻小说以外,文库版书籍当中也有不少生活常识的杂学书和学术论文级的书,至于历史最久的岩波文库系列主要是以古典作品为主。在台湾,有不少生活小常识的书籍其实就是译自日本的杂学类文库,由于这一类杂学书没什幺深度,所以比较好翻译,出版业者的眼界也就只是停留在这个层次而已。

新书:简化知识、社会人士的通识课本

日本的「新书」大多是评论、报导、学术入门书。题材主要是当代社会比较新的话题资讯。举例来说,如果社会上流行漫画方面的话题时,可能就会有出版社推出谈论漫画、分析漫画文化的新书;如果流行音乐成为社会话题的话,出版社可能就会推出分析流行音乐文化的新书。

新书通常是由学者或各种领域的专家,用一般大众比较易懂的叙述方式写成,题材包罗万象。用比较具体的方式来譬喻,新书的内容有点像是大学的通识课程,读一本新书就像在大学修一门通识课一样。当然,大学的通识课程当中,有些教授可能教得很认真,学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有些教授可能教得又混又烂,学生根本学不到东西。其实新书也一样。有些书写得很浅,没什幺内容;但是也有一些书的内容相当丰富,可以让读者学到很多新知识。

虽然新书的路线是把知识简化到大众能读得懂,不过内容丰富的新书的资讯强度其实不输给专业的学术书。很多人从学校毕业,到社会工作后,知识可能就一直停留在毕业当时。如果平时没有吸收有意义的资讯的话,知识就会退化。在日本,懂得选书而且经常读新书的人就算已经离开学校很久,知识还是可以一直更新,一直保持在大学以上的程度。学历只有高中毕业的日本人如果勤读新书的话,知识也可以达到大学以上的程度。所以就某种意义而言,新书算是让日本社会人维持一定知识水準的媒体。

讲到「新书」这个词,可能有些台湾人会觉得有点怪。如果对日本人提到「新书」这个词时,有常识的日本人脑中不会浮现最近新出版的书,而是浮现大小为105mm×173mm左右,品牌为「○○新书」的书籍。

那幺二十年以前出版的「○○新书」系列的书还能叫「新书」吗?

二十年以前出版的「○○新书」系列的书当然还是可以叫「新书」,几乎不用担心会造成误会。

一般日本人在称呼新出版的书籍时是用「新刊」,而不是「新书」。现在日语中的「新书」这个词基本上指的就是大小为105mm×173mm左右,品牌为「○○新书」的书籍。即使是二三十年前出版的「○○新书」,还是叫新书。

有了方便携带的「文库本」与紧跟时事的「新书」,难怪日本人这幺
新书与文库。左边的三册是新书,右边的三册是文库。

新书和文库的页面宽度几乎相同,不过新书的纵长比文库多2.5公分左右。上图的新书当中,最左边的《日本历代首相经济政策资料》是属于报导型的书籍,第二本《反民粹主义论》则是属于现代社会评论型的书,第三本《心的情报学》则是通识类的学术书。至于文库书中,最右边的《万博与战后日本》算是学术论文级的书,从右边数来第二本的《自我论集》也可以算是学术论文,至于第三本的《远野物语》则是岩波文库的古典作品。

有了方便携带的「文库本」与紧跟时事的「新书」,难怪日本人这幺
日本车站月台上的书籍自动贩卖机。这个自动贩卖机卖的全部是文库。由于学术类的文库书比较不够大众化,所以这种贩卖机主要是卖平易的小说和杂学书。

由于文库和新书的价格便宜,而且书本小,拿起来不会累,在拥挤的电车中阅读时不太容易碰撞到他人,所以一般日本人如果在电车里读书的话,多半是读文库或新书。如果在日本的电车上看到有人在读文库或新书的话,大概也可以推测这个人的读书趣向:读文库的人可能是为了娱乐,读新书的人则是在充实新知。

一般而言,一本普通的新书内容大约10~12万字左右,一般日本人大概花五六个小时就能读完一本。浅一点的书可能两三个小时就能读完,深一点的书可能要一两天才能读完。不过一般日本大众通常是在通勤通学的电车中读书,一次读书的时间可能半小时到一个小时不等,所以一本书可能要花一两个星期,难一点的书则可能要花一个月才能读完。不过长期累积下来,知识量其实非常可观,而且这些知识都是最新的知识。

至于文库书的资讯量则是看内容而定。有些轻小说可能根本不到10万字,一下子就可以看完了。学术论文的书可能多达15~20万字,而且非常难消化,如果只用通勤通学的搭车时间来读的话,可能要花几个月。

根据2012年的出版统计,日本在这一年间新推出的书籍作品总数是78,349种,其中文库有8,452种,新书有3,216种。虽然文库和新书是比较特殊的书籍,但是在新发行的书籍种类当中还是佔了将近15%。这表示这些书有相当的市场。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个国家一年间生产出了多少新资讯,而且这些新资讯大多是这个国家的人自行生产的。

文库当中当然有翻译书,不过数量比较少。翻译书数量少,并不是日本不接受国外资讯,日本翻译的外国作品其实相当多,而且翻译来源也非常广,并不限于英语圈。文库中的翻译书较少,只是因为有太多日本人自己有生产新资讯的意愿。有些人可能认为日本的网路资讯丰富,其实日本部分传统媒体的资讯深度和鲜度并不输给网路,新书和文库就是典型的例子,这些书中有很多网路上没有的新资讯。所以就某种意义而言,在这个国家只看网路资讯而不看书的人,其实算是资讯来源比较贫乏的人。

文库和新书在书店的架上或许并不亮丽,但是还是有很多日本人会在这些朴素的架区发掘有趣的新知识。